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场 > 职场规划 > 职业女装被注入权利和自由

职业女装被注入权利和自由

时间:2011-11-14 15:04:54

人气:8870

编辑:管理员

标签:

  [导读]过去,人们把职业女装,看做两性平等享有社会权力的一种符号;而今天的职场女装被注入了自由、趣味与政治。

   

 

 职业女装被注入权利和自由

 职业女装被注入权利和自由

Theory设计师奥利维尔·泰斯金斯

20世纪初期,保尔·波利莱特(Paul Poiret)与西班牙时装设计师马里艾诺·福琼尼(Mariano Fortuny)都成为那个时代最具争议的时装设计师。彼时,女性大多身着宽大、悠长的长衣、长裙出席社交与活动,即便是在家务劳作时,也身着长裙,只是稍挽起袖口。而保尔、马里艾诺的修身剪裁,逐渐开始淘汰了巴斯尔的围腰撑架,一时间,犹如男裤的贴身臀形设计,逐渐被广泛地应用于过膝短裙中。在《时装》一书中,作者格特德·莱尼特(Gertrud Lehnert)认为,S型的出现,加剧了女装的进化演变,犹如19世纪后期,以设计师威廉姆·莫里斯(William Morris)为代表女装设计,在成衣中逐渐摒弃了腹束,这一标志性的解禁,开启了女性身体的第一次解放。

1941年,一些年轻的德国女性被强征进入军队、工厂,她们被迫褪下长裙,开始了穿着长裤的历史,帆布、麻布、棉质,逐渐替代了丝绸、蕾丝。很快,轻便的装束便吸引了第一批“彻底解放了身体”的女性。“二战”后,无论是玛丽·奎恩特的迷你短裙尺度或是 香奈儿的直筒装束,都在试图诠释一种“有关女性的中性化”装束,似乎只有在这种服饰中,职业女装才可能和西服领带一样,成为正式社交场合的“标准装束”。

在这一时期,一种强调战前的审美潮流时装出现了,织物与装饰开始显得极为过时,直线剪裁将衣服“松垮垮”地挂在女人的身上。应运而生的是新女性的中短发型,以及女性吸烟装的回潮。《时装》杂志曾经深刻地认为,这一时期的女性装束与举止,大多是由男性所决定的。然而,平民化的职业装束真正结束了“波利莱特时代”的贵族独享,一些时髦的剪裁和独特的行装,也逐渐出现在彼时职业女性的工作制服上,有关“生活频率”与“民主化”的职业装也逐渐显现在人们身上。

克里斯蒂· 迪奥的格言是:“时装是梦想的产物,而梦想是逃避现实的最好办法。”很长一段时间,穿着迪奥的女性常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展现自我,这种怀旧的效果与战后类似军装、工服的机械化装束毫不相干,反而满足了人们对于女性的身材需求:瘦、偏瘦、腰线、A字或V字。在时装史中,今天的职业女装是在80年代才定型的,70年代的社会政治争论逐渐退去,城市女性开始如男性一般崇尚成功、追求独立。纽约希尔瑞时装创始人安德鲁·罗森(AndrewRosen)认为,而在90年代末期,职业女装设计师开始抛弃过去的“符号化”设计,在她们看来,新世纪的职业女性,也许只需要从服饰中获得一种自信,而这种自信大多来自职业装的“可穿性”。

希尔瑞(Theory)时装正是成立于那个时期。1998年,麦当娜身着设计师奥利维尔·泰斯金斯(OlivierTheyskens)设计的黑缎外套连衣裙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后,瑞茜·威瑟斯彭(ReeseWi healing garden the healing gardenrs-poon)、妮可·基德曼(NicoleKidman)也纷纷穿上奥利维尔所剪裁出的“爱德华时代设计”。作为今天希尔瑞时装的艺术总监,奥利维尔认为,“今天的职场女装被注入了自由、趣味与政治”。

专访希尔瑞时装创始人安德鲁·罗森

你所偏好的“时尚女装”属于哪种形式?

安德鲁:关于“时尚”,我喜欢那些经典、简单,以及能够融入女性衣柜的服装,这些服装还应该让穿衣者看起来非常优雅。希尔瑞最初就是建立在人们喜欢如何穿衣的哲学观和见解上的。当然,随着时间更替,我们的初衷有了进一步的变化,但是,对于我个人来说,最好的衣服应该源于“感受”,也就是说,女士们不必为之考虑太多,仅仅是她们喜欢某些衣物穿起来的感觉为佳。我们关注服装,其实就是指衣着的合身程度以及对衣服本身的“感觉”——看起来性感,感觉舒适。虽然我总是想设计出让人着迷的服装,但是我从没有想过取悦时尚杂志读者的眼球。模特们穿着古怪,甚至把服装剪烂,这都无关乎时尚,这些都不能引起人们“拥有的欲望”。

三联生活周刊:职业装的消费群体是怎样的一群人?

安德鲁:对我而言,每天,所有人都要穿上衣服才开始一天的生活。而那些死板的衣服,总让人显得拘谨、不自然,甚至缺乏自信。职业装的穿着者总希望在他们的服饰中,通过微小的变化、功能性,来增补自信。今天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大胆穿着,他们希望在严肃的职业装中,看到一些“有活力”的元素,这些元素应该很贴近他们的生活方式。回头看看上世纪80年代,从唐纳·卡兰(Donna Karan)到安妮·克莱恩(Anne Klein II),直至DKNY,人们都看到了这种潮流的变化和兴衰。

  [导读]过去,人们把职业女装,看做两性平等享有社会权力的一种符号;而今天的职场女装被注入了自由、趣味与政治。

   

 

 职业女装被注入权利和自由

安德鲁·罗森

 职业女装被注入权利和自由

奥利维尔为秀场做准备

希尔瑞的职业女装在亚洲国家很受欢迎,那么你怎么看待东方女性的审美?

安德鲁: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,在连卡佛,我能感到女人对于时尚的钟情。我觉得亚洲女性很现代,也很酷。当我置身于像中国这样充满生机的零售业国家时,我们也许正开始向消费者传达“我们的审美”,或是一种“并存的审美”。其实“原理”(Theory“希尔瑞”)这个名字也说明了我们的某种穿衣哲学,我总是希望服装能够具有特定的品质。中国拥有高端、低端市场,而我们恰处在这个市场的中层,我可以看出,希尔瑞所处的地位,正是“最有待开发”的市场,例如,在连卡佛的“概念实验室”中,希尔瑞会在这个机遇中大有裨益。

你如何理解奥利维尔·泰斯金斯提出的“后现代”女装?

安德鲁:对我来说,“后现代”是一种古典美,这是因为制作古典服装的纤维,大多都添加了染料。同时,古典服装有着非常现代的款式,它的形状和样式依旧符合今天的审美,新颖且富有现代气息。

如何在“时尚”和“可穿性”之间取得平衡?

安德鲁:这是我在35年的商业生涯中一直思考的问题,而我越发感到这种“平衡”就像一种不可描述的感觉,它不是从某本书里就可以学来的,在制衣过程中,有时你的感觉对了,但有时却错了,造成这种“变数”的原因是多重的,我想很大程度上它来自消费者的“态度”,以及设计师是如何“阅读这种态度”的。因此,希尔瑞不会按照一个固守的模式,而是根据“什么最适合顾客”,以及艺术和商业的良性平衡来经营。总的来说,大多数人买衣服,不是穿来和“贵族们”相衬的,而是人们意识到需要给衣柜里增加一些实用的服装。

不得不说,设计师奥利维尔的设计中含有更多时尚和概念元素,这就是他所主打的卖点。简单地说,我会追求更多功能与较少时尚元素的结合,也许这个“功能”部分占了75%,而“时尚”的比例则是25%,而奥利维尔则可能恰好相反。

你是否曾经和设计师奥利维尔有过意见分歧?

安德鲁:做一个品牌的感觉就像当市长一样,不过,我和设计师的关系是愉快的。尽管有很多关于奥利维尔从NinaRicci离开后的猜测,很少有人会猜到他会来到希尔瑞。开始时,奥利维尔对我和我的公司一点也不了解,他对自己的工作也一无所知,因此,我干脆决定让他掌握希尔瑞所有的设计创作部分。当我第一次和他谈论合作时,我毫不回避地看着他,并且告诉他,我们应该一直坦白、真诚地对话。能够与设计师们进行良好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,同时,我自己也要“感觉良好”,以便能够向设计师们表达我的想法。我不是一个只会坐在办公室里看报告、关心数据的人。我所感兴趣的是,设计师用他的作品告诉我“服装代表了什么”,以及我们的服装能够传达出怎样的信息。

作为一个西方品牌,你是不是以一种西方的视角经营亚洲市场呢?

安德鲁: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,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都有顾客。我对于奥利维尔的加入,感到兴奋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,他让我们在全球获得了更多的认可,增强了我们作为世界公司的创新能力。现在,我不会去思考东方还是西方,我会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服装。我所思考的是,我们是一个公司,面对的对象不是北京、东京、伦敦,或者巴黎,而是世界上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个体需求。我曾经说过,职场时装不光属于那些在办公室里工作的人,我认为现代女性应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如果对您有帮助,留下您的阅读感言吧!
相关阅读
本类导航
本类排行
相关标签
本类推荐
栏目热点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Sitemap |

生活吧女性网Copyright@ 2020-2030 备案号:皖ICP备09002404号-8

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如有侵犯你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我们!